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库 > 其它 > 彼年时光不再
彼年时光不再

彼年时光不再

作者:

状态:已完结分类:其它

时间:2024-07-10 12:23:20

《彼年时光不再》小说情节波澜壮阔,主要说的是:拉上我爸的手,转身就走。“青怡,是没有你喜欢吃的菜吗?你说,我给你做。”温愈静一把拉住我的胳膊,我下意识甩开。她立马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。“青怡……”“乖乖,饭已经做好了。”晚棠临的眼里有一丝自己都注意不到的心疼。我不咸不淡瞥了他一眼,“那你和她吃好了。”晚棠临脸色一怔,欲言又止。我随即挽着我爸。“爸,我想出去吃。”“棠临,你和你朋友在家吃吧,我带着青怡出去吃。”

第2章

再次醒来。

我在医院。

挣扎着肮脏的身体起来。

晚棠临猩红着眸子,紧张的抓住我的手。

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。

胡子拉碴,衣服发皱。

温愈静见我醒来,立马围到我的床边。

满脸关切:“青怡,你怎么样?好点了没有?”

我看着她手腕上烟头烫伤后留下来的疤,嗤笑。

温愈静脸上的神情僵住了,只一秒,又恢复如初。

如果我不知道,是她花钱找人办了我,我差点就信了。

感慨间,我妈怒气冲冲的推开房门闯了进来。

身后跟着我许久不见的爸。

我爸:“女儿醒了,你别着急。”

我妈不由分说,当着所有人的面,扬手给了我一巴掌。

晚棠临:“阿姨,青怡才刚醒!”

我爸:“你这是干什么?!”

温愈静:“阿姨,您冷静一下,这事也不是青怡的错。”

“卫青怡!你就这么下贱?”

“你爸出轨你也出轨?”

我爸面露尴尬。

“你恶不恶心?”

5.

“你觉得恶心,就不要来看我,我没逼着你来。”

我妈神情一顿,让我噎住了。

随即扬手又要打我。

让我爸一把拦下。

而我则让这一小小的举动,刺红了眼。

积压在心口多年的愤恨找到了突破口。

“为什么从小到大每次出事都是我的错?”

我一把拔下扎进手里的针头。

掀开被子下床。

身下传来的撕裂感,让我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耻辱柱上。

晚棠临心疼的替我按住针眼。

“蒋枝哭了是我的错!长得像爸爸是我的错!蒋叔叔跟你吵架也是我的错!”

声音一声比一声大,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句句紧逼。

压抑这么多年,此时此刻只想发泄出来。

“被人校园霸凌是我的错!让人强*也是我的错!”

我说这两句时,温愈静心虚的低下头,不敢直视我。

“对!都是我的错!是我活该!既然你觉得我什么都是错的,当初怎么不掐死我?”

“啪!”

我爸没拦住,又是一巴掌,嘴里漫上一股铁锈味,我恶心的想吐。

错开视线,却看见温愈静捂着嘴笑。

我推开身边人,拉起我妈的手,不顾所有人的劝住,将她带到了医院天台。

“你想干嘛?卫青怡你疯了?”

我妈挣开我的手,害怕的后退,手里握着手机,颤抖着打电话报警。

我满不在乎的吐了口血沫。

“我早该疯了!因为校园霸凌!因为你的宝贝女儿蒋枝!因为你!”

我看着身后的高度,仿佛万丈深渊,又像十八层地狱。

“我这么多年都有抑郁症你不知道吧?”

眼泪不值钱的掉,一窝蜂的人冲上来。

我爸:“女儿,快下来!”

温愈静:“青怡别冲动,别做傻事!”

晚棠临:“乖乖,你是不是饿了,你下来我做炸酱面给你吃好不好?”

所有人都在劝我。

但我却没有勇气活下去了。

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走不出去,站在天台的边缘,风吹的衣服呼啦啦的响。

风再大些,就不用我自己往下跳了。

警察很快就来了,怎么劝我都没有下来。

晚棠临没办法,哭着跪下来求我。

声音沙哑,情真意切。

可我看着他的脸,却觉得自己很失败。

如果温愈静没有出国,如果大学四年我没有陪在他身边。

他现在也不会是我的。

这是一件可以肯定的事。

“晚棠临,你喜欢我哪儿啊?”

我躺床上追剧,晚棠临抱着我,呼吸喷洒在我的小腹上。

那会我们刚确定关系,大学毕业,初入社会。

“喜欢你听话懂事,一直对我不离不弃可以吗?”

听到他的回答,我脸色微变。

缓缓放下手中的平板,张大嘴巴,眼眶发酸。

“你就喜欢我这个……”

还没来得及问完,眼泪就先不争气的滚落。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乖乖,我开玩笑的,你别当真。”

晚棠临认为这不过是一句无关紧要的话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却看到我泪眼婆娑的模样。

立马如临大敌,从我身上起来,抱着我哄。

“那大学追了你四年,你怎么都不答应?”

我呜咽着问。

他支支吾吾说不出来。

“那会不懂事嘛。”

他笑着企图糊弄过去。

而我竟然放纵他。

我追了他大学四年,好不容易追到手。

其实他心里还有温愈静,所以四年都没答应我。

想到这,我不由得心绞痛。

愣神间,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个警察。

“啊——”

6.

我一个不稳,掉了下去。

恍惚间,看见我妈满脸焦急的向我奔来。

错觉,是错觉吧。

一定是。

因为长得像爸爸,她对我一直都心有芥蒂。

就在我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了。

一只大手青筋暴起,拽住我。

“小妹妹!千万不要放弃自己!有什么我们上来再说!”

人民警察合力将我拉了上来。

经过这件事后,我妈再也没来医院找我。

住院期间,我爸和晚棠临轮流照顾我。

一个月后,我出院了。

出院当天,温愈静做了一大桌子菜。

我看都没看一眼。

“我不想在家吃。”

我没有顾及晚棠临和她的感受。

拉上我爸的手,转身就走。

“青怡,是没有你喜欢吃的菜吗?你说,我给你做。”

温愈静一把拉住我的胳膊,我下意识甩开。

她立马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。

“青怡……”

“乖乖,饭已经做好了。”

晚棠临的眼里有一丝自己都注意不到的心疼。

我不咸不淡瞥了他一眼,“那你和她吃好了。”

晚棠临脸色一怔,欲言又止。

我随即挽着我爸。

“爸,我想出去吃。”

“棠临,你和你朋友在家吃吧,我带着青怡出去吃。”

我爸开口,晚棠临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等菜的期间。

我爸一边仔细用开水给我擦洗干净碗筷,一边问我。

“那小子是不是对你不好啊?”

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。

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和他说这件事。

虽然他是我爸,但我们的感情并不是太深。

我从小跟着我妈长大,而她对我爸当年出轨的事耿耿于怀。

甚至不让我们见面。

他不在江城生活,这么多年,我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“爸爸说句话,你不要生气啊。”

他看着我的脸色,委婉开口。

“我感觉这个小伙子对你好是好。”

“但心思总不在你这……”

我愣住了,就连我爸都看出来晚棠临的心思不在我身上。

正巧,服务员端上一盘清蒸鲈鱼。

我爸不再说话,夹了一块鲈鱼给我。

我看着眼前碗里的鲈鱼,蓦地,胃里涌起不适。

“怎么了?”

我爸看我迟迟不动筷。

“太腻了。”

看着鱼肉,闻着味道,我莫名觉得油腻。

“那吃点菜,菜清谈。”

说着给我夹了点青菜。

我嚼着嘴里没有味道。

还是想吐。

硬逼着自己咽下去。

7.

晚上我爸带我去看了一场电影,是部喜剧。

他说希望我心情好一点。

慢慢好起来,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值得留恋的事。

我一边笑,一边含着泪。

到家时,晚棠临已经上床睡觉了。

我洗漱完上床。

他感受到我的体温,和往常一样凑过来。

从身后抱着我。

我不动声色躲开。

下意识拒绝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热。”

谎话脱口而出。

什么时候起,我们之间要靠谎言来维持最表面的和谐了。

我也不知道。

我只知道,我似乎有点抗拒他的靠近了。

人心会骗人,但身体不会。

往往不爱了的征兆是身体先抗拒。

这晚,很罕见的,我们没有黏着对方。

半夜,晚棠临起床,出去抽烟。

我没有睡着,他一动,我就睁眼了。

只是没有起来,也没有管他。

他很少抽烟。

往往心情不好的时候,才会抽上一两根。

他的手机放在床头,我熟悉的位置。

我打开手机,输入密码。

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。

但被自己亲自证实,还是很疼。

密码是温愈静的生日。

点开微信。

没一会,温愈静果然准时给他发来消息。

“我想你了。”

消息跳出来时,我的心咯噔一下。

“你什么时候和她分手。”

我这个人是泪失禁体质,眼泪“啪”,打在手机屏幕上。

“反正她都不干净了,有什么可留恋的?”

渐渐,麻木的看着。

“你也看到她今天对我的态度了,我什么都没做都能惹她生气。”

突然,灯光大亮。

晚棠临出现在我身后,夺走了他的手机。

“乖乖你……”

“听我解释。”

“没什么好说的……分手吧……”

我擦干眼泪,躺回床上,头蒙在被子里。

“明天早上你就从家里搬走吧,晚上走,显得我太不近人情了。”

我声音闷闷的,他一句话也没有。

第二天一早他就走了。

但他没同意和我分手。

我没再想这件事。

我努力工作,拼命加班,企图用忙碌麻痹自己。

但身体却在这时掉了链子。

头晕嗜睡,全身乏力,恶心呕吐。

我不敢大意,跑去医院做检查。

拿到b超的那一刻,整个人脑子一片空白。

一个字一个字,看了不下三遍。

眼泪打在b超单上,我才意识到自己哭了。

那天的记忆,排山倒海般袭来。

好恶心!

我将b超单揉成一团,丢进垃圾桶里。

逃也似的回家。

回家后,一个人在浴室里,里里外外搓洗,放声大哭。

宣泄心中的不满。

手指扣着寸寸肌肤,看着它们变红,流血。

血滴进水里。

觉得自己很恶心。

无论这件事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错。

发完疯之后,从容的穿上浴袍,从浴室出来拿安眠药。

又重新躺回浴缸里,吃了很多安眠药。

终于,我还是死了。

只不过现在还没人知道我已经死了。

我的灵魂脱离肉体,冷漠的看着这一切。

晚上。

我突然听见门外传来开门声。

莫名害怕。

大晚上的谁呀?

但转念一想,我已经死了,我怕什么?

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猫眼。

发现温愈静拿着我家的备用钥匙开门。

身上挂着酩酊大醉的晚棠临。

我有点懊恼。

让晚棠临走的时候,忘记让他还钥匙了。

8.

温愈静进屋转了一圈,醉醺醺道:“哟,看来你女朋友不在呢。”

“你怎么带我来这了?”

晚棠临一头倒在沙发上,费力的掀开眼皮,看了眼周围,才意识到这里是我家。

拉着温愈静的手就要走。

“恶心她啊。”

温愈静满不在乎的挣开晚棠临,绯红的脸上露出了我曾经无比熟悉的高高在上。

说罢,两人竟然在我家亲了起来。

我嫌恶心,撇开视线。

他们也不嫌弃,在刚死了人的房子里上演激情大戏。

从客厅到卧室。

温愈静一声比一声孟浪,我听的头都要大了。

想出去,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出这个房子。

生前听人说过,自杀的人怨气重。

会被困在原地。

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温愈静叫声停止。

整个房子陷入一片死寂。

“哎,你女朋友要是知道了怎么办?”

不怎么办,我已经死了,还能拿你们怎么办?

温愈静不死心的挑逗着晚棠临,乖巧的脸上写满得意。

“别提她,晦气。”

晚棠临说完这句话后便沉沉睡去。

可我却听出来了,他的语气满是不屑。

他还是很介意我被人强*。

认为我的身体不干净,配不上他。

“宝宝,我去洗个澡。”

温愈静笑靥如花,附在晚棠临的耳畔说道。

我却大惊失色。

别去!

但又没办法拦住她。

只能看着她光溜着身体走进浴室。

“啊——”

说她的叫声贯穿整栋楼都不为过。

晚棠临懒洋洋起身。

温愈静满脸惊恐的拉过他的手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卫青怡!卫青怡!死了……她死了……”

温愈静语无伦次。

“快走!再不走来不及了!”

她催促道。

晚棠临听罢,脸色大变,立马冲进卧室,捡起地上的衣服。

温愈静紧随其后。

两人迅速穿上衣服,澡都没洗。

屁滚尿流离开了我家。

还真是做了亏心事,心虚啊。

我是自杀,又不是他杀。

法医又不是查不出来。

至于嘛,吓成这样。

我和我的尸体在家呆了一个星期。

这一个星期,除了我爸给我打过一通电话。

其他没有任何人给我打电话。

不过我已经能出门了。

这算一个进步吧。

一个星期后,我正躺沙发上睡觉。

突然发觉有人悄无声息进了我家。

我睁开眼,一个佝偻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。

是我的外婆。

我妈从小就不待见我,但外婆很喜欢我。

每年暑假去外婆家玩,蒋枝也会跟着我一起去。

她一去就要想着法的抢我东西。

外婆一人买了一根冰淇淋。

她吃完就管我要。

我妈让我给她。

我没给。

我妈把我打了一顿。

我疼得嚎啕大哭,我妈反而越打越狠。

我那时候才知道,不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,而是受宠的孩子才能有糖吃。

但是,外婆回来后,把我妈和蒋枝都骂了一顿,给我重新买了两根冰淇淋。

让我当着蒋枝的面吃给她看。

后来我工作,搬出来住,外婆说她会不定期的来检查我有没有好好吃饭。

让我给一把钥匙给她。

她果然不定期的从乡下坐车过来,每次来都不让我知道。

9.

外婆打开冰箱门,皱着眉,扔掉过期的牛奶和烂掉的水果蔬菜。

换上她给我带来的新鲜蔬菜。

我一边看一边哭,她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。

期望她不要发现我的尸体。

她给我打扫完卫生,又给我做饭。

一直等着我,给我打电话,打了几遍都关机。

她又开始给我妈打电话,给我爸打电话。

直到她上厕所。

看见了我的尸体。

“囡囡!囡囡!”

外婆惊恐的摔了一跤。

爬到我的尸体前,抱着我已经僵硬的尸体失声痛哭,打电话报警。

鉴定结果是自杀,非他杀。

结果还显示我已经怀孕。

我妈这才告诉外婆我之前发生了什么。

只不过她跟外婆说的是我“出轨”,而不是“被强*”。

外婆显然不信。

找到晚棠临,请他来家里吃饭。

我和晚棠临从小一起长大,外婆很早之前就知道我喜欢他。

见过他不止一面。

晚棠临还没进门,脸色就不对劲,整个人都紧绷着。

外婆看人很准,立马察觉到他可能心里有鬼。

但外婆什么都没说。

只是让他先吃饭。

一桌子的菜,西红柿炒鸡蛋、宫保鸡丁、麻婆豆腐、油焖虾、鲫鱼汤……

都是我爱吃的。

外婆剥了一只虾,去掉虾线,递到晚棠临碗里。

状似不经意的开口。

“囡囡生前最喜欢吃虾,但是又嫌剥虾麻烦,每次吃虾都是我给她剥。”

“你以前吃过我做的虾。”

“替她尝尝,我做的虾有没有变味。”

晚棠临诚惶诚恐的夹起虾,张嘴塞进去,没嚼几口就咽下肚。

“味道和以前一样。”

他违心的给出评论。

外婆今天的虾里没放糖,不甜。

油焖虾里要放糖,否则就是咸口。

外婆笑着又给他夹了一只。

“那就好,这做人和做菜可不一样,菜变了味能改,人变了心就改不回头了。”

“嗯嗯,外婆你说的对。”

晚棠临低头吃饭。

外婆放下筷子,擦嘴。

“囡囡之前出事的那天……”

外婆话还没说完,晚棠临抬头对上她的视线,手里的筷子都吓掉了。

“好孩子,外婆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囡囡出事你心里不好受也是应该的。”

外婆捡起筷子用水冲洗干净,重新递给晚棠临。

“外婆就想知道,囡囡怀孕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你能不能跟外婆说句实话。”

晚棠临明显舒了口气,整个人都轻松不少。

他以为外婆要问他我自杀的事。

没想到外婆问的是我怀孕的事。

“青怡那天给我送资料,回去的路上让出租车司机拖进小树林……”

“外婆,发生那样的事,是我们谁都不愿意看到的。”

晚棠临态度诚恳,面色凝重,任谁都会认为他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。

“孩子不是你的?”

“不是我的……”

“那你倒是不介意。”

10.

晚棠临噎住了,不知道外婆是什么意思。

没一会,温愈静给他打电话。

他神色闪躲,刻意避着外婆去洗手间接。

但温愈静这次遇到的麻烦似乎不小。

我隐约听到,“冒名顶替”之类的字眼。

晚棠临饭也没吃完就和外婆匆匆告别。

我立马跟了上去。

他一出门就打车去了法院。

我一路跟去法院。

这才意外得知,温愈静之所以能和晚棠临成为同事,是因为她冒名顶替。

怪不得她回国那天,装模作样的在餐桌上告诉我,她和晚棠临要成为同事。

还让我保密。

盗用、冒用他人身份,顶替他人取得的高等学历教育入学资格、公务员录用资格、就业安置待遇。

会被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罚金。

但事情的走向,逐渐让我大开眼界。

原告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女士。

她不仅告温愈静冒名顶替,还告她校园霸凌。

她向所有人揭露了高三那年她在厕所里的所见所闻。

我似乎知道她是为了谁。

那天,我肚子疼。

正在上厕所,听着厕所里突然响起的嘈杂声。

推开厕所单间门刚想出去。

却看见一张我熟悉的脸,吓得我立马缩了回去。

手紧紧捏住门闩。

温愈静粗暴的将一个瘦弱的女生推进厕所。

那女生是我的同班同学沈佳宜。

我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的躲在厕所里,大气不敢喘,生怕被她发现。

“沈佳宜,你tm可真够不要脸的!你喜欢谁不好喜欢静姐男朋友?”

“你胆儿肥了?再说了你配吗?人静姐男朋友可是年级第一!”

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犯贱!”

温愈静的小迷妹一边骂,一边按住沈佳宜扇巴掌。

温愈静在一旁看,并不出声。

没一会,她打开我旁边的厕所,小便。

我吓得半死。

幸好她没发现我。

她洗完手。

一脚将沈佳宜踹进我旁边的厕所。

“喝!喝了我就不计较。”

沈佳宜不为所动。

又是一阵拳打脚踢。

“温愈静还收买张凯,让他强*卫青怡,高中时长期校园霸凌卫青怡,我都有证据。”

我突然回过神来。

提到了我的名字。

接着,我看见了那天的司机。

一张我恨不得生吞活剥的脸。

二审判刑那天,所有人都来了。

包括我妈和外婆。

我站在外婆后面,跟着他们一起等判刑结果。

我妈脸色不好,听到判刑结果,脸色更不好。

似乎是嫌判轻了。

“待会别拦我。”

外婆冷不丁冒出来一句。

我妈看着外婆,眼眶红了。

“在家我们说好的。”

外婆替我妈擦干净眼泪。

拿起身边的包。

用包做掩护,掏出里面的东西。

冷冷的光,让我心里一紧。

我想劝,但她们听不见我的声音。

我亲眼看着,外婆一刀捅进温愈静胸口。

嘴里吐出大量的血。

以上就是彼年时光不再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,是由男主女主卫青怡 晚棠临的小说,全文故事情节紧凑、幽默、妙趣横生,作者文笔代入感强,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,无法自拔。

彼年时光不再相关内容推荐

邻家萦怀点评:

[{author所有书都刷完了,真的超爱《彼年时光不再》这个文风,男主不种马不圣母,各类女主之间也不会互撕勾心斗角,真的是很棒的作者很棒的小说。

最新小说